News
新聞中心
煤改電煤改氣到煤改清潔能源經歷了什么?
時間:2019-09-05 13:54:07 來源:供熱供暖 點擊:1119次

 作為最早涉足煤改電、煤改氣的地區,北京治理散煤的歷史也是我國環境治理脈絡的寫照。但和所有其他地區一樣,北京的煤改電也有屬于它自己的曲折歷程。 北京開展煤改電的歷史,最早可以追溯到2003年,經歷了從城市核心區域逐漸向外擴張的過程。這一年,在政府的組織下,東四、西四一至八條平房保護區內的9439戶居民實施了煤改電改造工程。這兩個地區都屬于中央政務區核心區,每到冬天,居民燃燒散煤不但造成煙塵彌漫、煤渣遍地,更制造了重大的安全隱患。最初減煤換煤的方案有三種:熱力管線、燃氣管線和煤改電,但從保護古都風貌、施工難度、投資規模等方面權衡之后,煤改電成了最終的選擇。 

??隨后,2006年,國網北京電力又與北京市政府共同投資12.87億元,對西城區府右街的2700戶居民實施了煤改電工程改造。到2007年,隨著奧運會的臨近,煤改電被上升到了治理大氣污染,為綠色奧運做貢獻的高度,成為城市環境系統性改善的重要組成部分。2012年,延續之前的經驗,北京市發改委決定將“煤改電”擴大到東、西城非文保區的范圍。  

    2013年8月,北京市人民政府辦公廳發布了《北京市2013~2017年清潔空氣行動計劃重點任務分解》,提出要在農村大力推進煤改電、煤改清潔能源采暖工作,圈定了推行電采暖的160個試點村。至此,北京農村地區煤改電的工作正式開啟。 

 無論是試點范圍的圈定,還是技術路線的選擇,中間都經歷了大量曲折。在最初選擇試點村的時候,村委會領導是否有力、村民的經濟承受能力如何,是重點考慮的兩個因素;在采暖設備的選擇上,2013~2015年,借鑒城區的做法,主要采用的是直熱式電暖器和儲能式電暖器兩種采暖設備,但實踐證明,前者耗電過高,取暖效果差;儲能式雖然比直熱式節約電量,但取暖效果仍然不盡如人意。iheating智慧熱網獲悉直到2016年之后,農村地區才開始大規模推廣使用空氣能熱泵,形成了“以空氣能熱泵為主,儲能式電暖器為補充,嚴禁使用直熱式電暖器”的方案。 

  此外,煤改電針對的是分戶取暖,因此更受制于個性化的基礎設施條件。尤其農村房屋缺乏建設規范,且房屋面積普遍比城區大且沒有保溫層,因此散熱更快。對此,北京市政府2015年出臺政策,規定凡實施煤改電的用戶,政府對新建房屋予以2萬元/戶的節能保溫補貼,對既有房屋節能保溫改造,給予1萬元/戶的補貼。 

  農村電網基礎設施的水平與城區有很大差別,這也帶來了電網建設的巨大投入。在電網公司方面,十三五期間,國網北京電力將完成67.4萬戶煤改電改造工程,計劃投資近百億元。自2017年起,建設46項配套輸變電工程,覆蓋全市11個區,預計新增容量679萬千伏安,新架設線路660公里。用龍國標的話來說,相當于在短時間內又進行了一次農網改造。在政府方面,對于10千伏以下煤改電配套電網工程,市政府給予30%資金補貼;對于用戶戶內線路的改造,則由各區政府補貼每戶600元。 

  這是令很多地區羨慕的超前投入。但事實證明,超前投入帶來的是超前回報。目前,北京地區農村戶均供電能力由1.5千瓦增加到了9千瓦,是目前國內最高水平,為取暖之外其他生活設施的電氣化,準備了充足的空間。 

價格問題仍是第一位的頭等大事

  盡管人均可支配收入和經濟承受能力具備相對的優勢,但對于北京居民來說,價格問題,仍是排在第一位的頭等大事。

  在大規模推行煤改電之前,政府就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從2002年首次印發《北京市電采暖低谷用電優惠辦法》開始,谷電優惠時段不斷延長,從原來的每日23:00到次日7:00,延長到了每日20:00到次日8:00;低谷電價的計費方式,則在0.3元/度的基礎上,由市、區兩級財政各補貼0.1元/度。補貼的發放方式,為“先用后補”。城區平房房主領取補貼有兩個渠道,一是從工作單位獲得;沒有工作單位的,則從北京市“煤改電辦公室”領取補貼。但事實證明,由于工作單位的種種變化,一些退休后的房主因各種原因無法從原單位領取到補貼,使得補貼形同虛設。 

  2013年試點之初,北京農村地區電采暖的補貼,也是采用先用后補的方式,即在每個采暖季結束后,由市農委根據區供電公司核準的數據,按照0.2元/千瓦時且每戶最高不超過1萬千瓦時的標準,將補貼資金撥付各鄉鎮,由各鄉鎮發放至各村,最后補貼給各戶。iheating智慧熱網獲悉這種補貼方式所耗時間頗長,居民拿到補貼,往往是在采暖季結束半年后甚至更久。最為重要的是,由于擔心補貼不到位,很多農村居民不敢敞開用,甚至再度退回到了燃燒散煤取暖。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從2016年開始,補貼發放的任務,交到了電力公司的手中。 

  2016-2017年采暖季,國網北京電力承擔了農村地區煤改電用戶的補貼代發放工作,2017-2018年采暖季,又自主研發了一套“電采暖用戶補貼代發放系統”,將發放流程簡化為“一提數、兩核對、一下發”,在采暖季到來之前就確定了享受補貼的用戶明細,實現了0.2元/度的補貼實時到位。 

  對此,龍國標頗感自豪,稱此舉解決了電采暖“最后一公里”的問題。雖然效率提高了,解決了居民的顧慮,但這種補貼發放方式也有其問題,一是前期需要電力公司墊付大量資金;二是由于城區和農村的補貼措施不一致,所以這種方式暫時無法擴展到城區。此外,城區還面臨著另外一個問題,即很多房屋是租戶居住,但領取補貼的卻是房主,經常會出現房主不給租戶補貼、反而還以各種理由變相漲租金的情況,由此引發的大量糾紛,仍需要相關方面做許多事無巨細的工作。 

從煤改電到煤改清潔能源的轉變

  煤改電固然改善了局部區域的大氣質量,但如果電的源頭問題不加以解決,那么煤改電就仍是傳統化石能源內部的相互轉換,其對環境治理的貢獻,仍舊是一句空話。這也是北京煤改電曾經遇到的問題。 

  2013~2015年間,北京市燃煤電廠裝機從276.4萬千瓦減少到84.5萬千瓦,但與此同時,北京大干快上了一批燃氣電廠,裝機量從2013年的372.9萬千瓦,一躍上升為2015年的846.7萬千瓦。發電用氣量從2013年的29.5億立方米,增加到2015年的60.5億立方米。 

  對此,有學者質疑說,北京用于發電的燃氣大幅增加,是否是氮氧化物濃度降低不明顯的原因之一?況且從整體大區域考慮,傳統電廠在當地也有排放,減少本地發電出力,犧牲的可能是其他地區的環境。為了實現真正的煤改清潔能源在電網規劃上,北京設計了“東、西、南、北”四個方向共計7個外受電通道,其中有3個是特高壓工程,用以引進東北、內蒙、張家口等地區的風電、光伏等清潔電力。

      此外,借助北京電力交易中心和首都電力交易中心兩級交易平臺,國網北京電力計劃2018年從京外引入超過80億度風電、光伏等清潔電力,保證120萬余戶“煤改電”居民都能用上清潔電。據測算這80億度清潔電可有效減少燃煤452萬噸,減排二氧化碳1176萬噸、二氧化硫10.86萬噸。 

  其實,針對散煤治理,煤改電和煤改氣都是具體方案,在當下不可避免地帶有很多過渡性的特征,從長遠來看,多元化、個性化的“煤改清潔能源”才是官方標準答案。 

  從政策層面看,太陽能熱是近年來較受關注的能源形態。2018年4月北京市政府印發的《2018年北京農村地區村莊冬季清潔取暖工作方案》(以下簡稱《工作方案》)中,特別提出了針對太陽能熱利用的支持政策,提出農村地區住戶在自有住房、村集體在公用建筑上安裝太陽能采暖設施的,市政府固定資產投資給予30%的資金支持。北京市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領導小組綜合辦公室針對此方案制定的推進指導意見中,則進一步提出鼓勵使用“太陽能+輔助加熱”設備以及“多能聯動、多熱復合、多源合一”的新技術、新設備,并強調取暖系統的整體性,做到“一戶一設計”。 

  不過在實踐中,目前在密云通州等地實施的太陽能采暖項目多集中于新建建筑,并且需要結合智能家居、低谷電以及蓄能供熱等手段開展綜合利用,《工作方案》中也要求太陽能熱項目須以村為單位實行整體打包,以整體項目的方式向市發改委申報立項。由此看來,太陽能熱目前試點試驗的色彩仍比較濃厚,距離“一戶一設計”,尚有很遠的距離。

天貓店鋪
京東店鋪
微信公眾號
六台宝典图库大全资料